2018年05月16日
第A08版:人物

边三轮摩托车早已淡出市场,可他仍痴迷复古生产这一“经典车” 国内外车迷慕名而来,能“挂牌上路”的标配车每台卖到4.88万元

“车痴”胡国清: 我造的,更是个人情怀和时代记忆 记者 高玲/文 吴琦/图

“重庆2台,山东16台,北京3台,厦门1台,西安3台……”5月初的上午,绿树荫浓,49岁的胡国清在租来的老旧厂房里,核对订单信息。十来天前,他刚交付一批复古款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。这是他在2018北京(国际)房车旅游文化博览会上接到的订单,对方一次性订了40多台,“预计今年将售出千台左右。”

对许多摩友而言,边三轮的身影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若隐若现,在电影《虎口脱险》里碾压一切,在上世纪80年代的街头拉风耍帅,在收藏家的宝库里让人心驰神往……更有痴者如胡国清,在它淡出市场后,组建公司进行生产,为自己筑梦,也为更多“挎子迷”圆梦。

3

珍贵的纪念

如此费时费力,值吗?胡国清觉得值,“对很多人来说,边三轮摩托车象征着青春与热血,凝结着辉煌与梦想。”

来胡国清的公司买边三轮的客户很多,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也有对着边三轮落泪的七旬老人。

2008年,重庆一位老人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公司。刚下车的时候,老人由儿子、孙子搀着,结果看到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后,他就自己走过去,摸着车身掉眼泪。

事后,胡国清才知道,老人年轻时入伍,在部队开的就是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,后来转业进了公安系统,平时用的巡逻车还是长江750。退休的时候,单位干脆将他经常开的那辆巡逻车送给了他,可惜后来发动机出现故障无法再开。最终,家人辗转多方,找到了胡国清。当天,家人就为老人买了一辆。

让胡国清印象深刻的,还有一位德国客户。2011年,这位德国客户还是宝马集团大中华区负责人,“他是由我另一个德国客户带过来的,在厂房看到一辆军绿色的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后,他就挪不动脚了,只是不停重复‘I like it’(我喜欢它)。最后,他一次性买了8辆,并将部分边三轮摩托车存放于公司博物馆。”

“他特别惊讶也特别感动,说没想到自己公司二战时的产品,现在还有人在复古生产,用的还是当时的工艺。”说到这,胡国清很是自豪。

▲在胡国清看来,边三轮摩托车不仅是一种交通工具,更是个人情怀与时代记忆的承载

1

2

“逆流而上”的追梦人

边三轮摩托车俗称“挎子”,与两轮摩托车相比,它多了一个挎斗。世界上最早的边三轮摩托车是德国宝马公司生产的R71,曾普遍应用于二战。前苏联以此仿制出乌拉尔M72边三轮摩托车。1957年,中国以乌拉尔M72为技术基础,成功研制出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。这是新中国研制生产的第一款摩托车,被广泛应用于部队、公安、工商、交通监理等系统,许多年轻人也因此成为它的拥趸。

来自常德桃源的胡国清也是个摩托车迷。1992年,被分配到株洲摩托车厂的他,一下就被长江750吸引了,“水滴形油箱,鱼尾消声器,马鞍形坐凳,反牛角方向把,水平对置双缸发动机,发动机发出的声音类似于马蹄声,霸气十足,有种‘鞭敲金镫响,人唱凯歌还’的壮烈豪迈。”

在株洲摩托车厂工作十几年,从零部件制造、采购、配置到销售工作,胡国清无一不熟稔。不过,随着汽车逐渐普及和产业政策调整,边三轮逐渐淡出市场,株洲摩托车厂也因此停止生产边三轮。

但车迷们的热情依旧。“厂里停产了,很多客户还想购买,哪怕只是听听车发动的声音也好。我个人也觉得停产太可惜,就决定开公司生产。”2008年,胡国清创立株洲市神舟科技有限公司,专门生产边三轮摩托车,尤其是复古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,“大厂都停产了,我自己单独做,有点吃力不讨好。但我知道,这不仅是我一个人的梦想,也是很多‘挎子迷’的梦想。”

曲折的配套生产

梦想很美好,但实现的过程很曲折。

胡国清的公司不大,加上后勤人员,总共也就二十来个员工。胡国清既是管理者,又是一线技术人员。随着边三轮摩托车淡出市场,许多零部件配套厂商也将重心转向其他产品,“有些厂商干脆连模具都卖了,根本没办法再做。”

怎么办?自己动手!一个驱动后轮的后牙包,胡国清和同事照着实物画出图纸,再根据图纸制作出模具,接着试装,反反复复,直到合适为止。

试装时间最长的是发动机气缸。“气缸结构复杂,涉及专用刀具等设备,我们没办法自己做,只能找专业厂商。找了好几家,对方不仅要价高,还不能保证适配。一样的工序,但因为产量低,一年或许只有一百多台,很多配套厂商不愿意接单。就算接了,价格也比以前高。”最后,胡国清联系上浙江一家配套厂,给了实物也给了图纸,终于试装成功。前后折腾下来,一年已过去。

但这远远不够,公司成立十年来,零部件配套问题依然是胡国清的心患,“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是我们的主打产品,但还有将近十分之一的零部件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配套厂家。有的价格太高,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,我们只能接受。”

对话

记者:你一直强调复古,能详细说说吗?

胡国清:我们的复古,是指尽可能还原最初的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,不仅是外形,也包括工艺。比如生产发动机,我们采用的就是翻砂工艺,耗时长,要个把星期。如果采用钢模等现代工艺,几个小时就做完了。

比起现代工艺,这种复古的工艺成本更高。但对很多摩友来说,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意味着“昨日重现”,他们宁愿多花时间和金钱,也要达成这个复古梦。这个时候,它不再是一种交通工具,更多的是个人情怀和时代记忆的承载。

记者:除了追求复古风潮或收藏,一般客户还有什么需求?

胡国清:影视拍摄需要吧。八一电影制片厂就在我这儿买过边三轮摩托车。为了拍出车被炸毁的效果,我还根据他们的要求进行了改装。

记者:边三轮摩托车的价位如何?

胡国清:就拿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来说吧,如果不上牌、不上路骑行,只是用来收藏,一辆标准配置的是2.58万元;如果要上牌骑行,一辆标准配置的是4.88万元。

记者:除了生产这些复古款的边三轮摩托车,你们还有一些创新的改良吗?

胡国清:有的,像湘江750全摇架边三轮摩托车,就是我们公司研发生产的,还获得了专利。目前,我们公司有40多项专利。

2018-05-16 边三轮摩托车早已淡出市场,可他仍痴迷复古生产这一“经典车” 国内外车迷慕名而来,能“挂牌上路”的标配车每台卖到4.88万元 5 5 株洲晚报 c1431671.html 2 “车痴”胡国清: 我造的,更是个人情怀和时代记忆 记者 高玲/文 吴琦/图 /enpproperty-->